大俄粥油条

这人可爱得要了命了_(:зゝ∠)_

【祁高】老师您怎么变小了

原梗来自 @DAODAO 太太,非常非常可爱的画↓

http://qigaodadao.lofter.com/post/1ed589fc_fa91528


祁高高祁无差

全员ooc无脑甜无视逻辑无视剧情预警

设定迷你高育良在10cm左右

------------------------------------------------


高育良这天晚上看文件时睡着了,一觉醒来发现视野有些不对劲,他变小了。

高育良内心千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

花了几秒钟接受这个事实,高育良面无表情地在书桌上坐起身,摸了摸眼镜,还好,身上的眼镜和衣服都一起变小了。

 

高育良想了想,决定打电话给祁同伟。

高育良走到座机边上,先试图去推话筒,平时纹丝不动的头毛都乱了,话筒也一动不动。高育良放弃,泄愤似的狠狠地锤了一下免提键,然后爬上数字键盘面板,蹦蹦跳跳地开始拨祁同伟的手机号。

“喂,老师?”祁同伟的声音从座机里传出来,差点把高育良吓一跟头,怎么会这么大声。

高育良皱着眉从座机上滑下来,稍微走远了一点,对着电话,“你小点声。”

“老师,老师您说什么,我听不清。”

“老师,老师?”

高育良被蠢学生喊得耳朵都要聋了,表情头一次有了崩溃的迹象。他冲到通话孔边上,使了吃奶的劲儿大吼,“你小点声!”

电话那边马上降低了音量,“老师,您怎么了?”

高育良抚了抚头毛,“没事,你现在马上过来一下,只要你一个人过来。”

“哎,老师您稍等,我马上到。”

 

高育良要被他的傻学生烦死了。

从进门发现迷你育良开始,这家伙就没停止过叨叨叨。

“天呐老师您怎么变小了!”

“老师您的眼镜怎么也跟着变小了!”

“唉?老师那您岂不是那里也跟着变小了……”

高育良:……

要不是手短,高育良一定要给这蠢货一巴掌。

你那里才小。

 

鉴于音量问题,省公安厅厅长不得不亲自动手,捡起小学的手工活,给高育良做了一个迷你纸喇叭。

高育良掂了掂喇叭,冲着祁同伟喂喂两声,非常满意。

师生两人开始了一个拿着喇叭一个捏着嗓子的沟通。

 

“老师,明天怎么办?”祁同伟蹲在书桌前,扒着桌沿,平视高育良。

高育良撇撇嘴,举起喇叭,“明天只好你帮我请假了,请个病假吧。”

“没问题。但是您这样一个人在家怎么办呢,吃饭、活动都是问题。”

高育良有点伤脑筋,也是,他一个人在家,连这书桌都下不去。

“要不,我带您跟我一起去省厅吧,我来照顾您。”祁同伟轻声试探着问。

高育良皱眉,也只能这样了。

 

晚上祁同伟干脆留宿在高育良家。

他拿来一个饭碗,给高育良放了一碗温温的洗澡水。

“老师,您洗吧,我不看。”祁同伟背过身去。

高育良额间跳出来一个黑色的井字,他拿起喇叭,“你出去,我自己洗。”

祁同伟转过身,皱着八字眉,表情非常认真。

“那怎么行。碗口这么深,碗底这么斜着,您要是给水淹着了怎么办。不行,我不出去。”

“您放心,我不看。“

“看也看不清嘛。”

高育良今晚第二次有了打人的冲动。

 

好不容易洗漱完,高育良经过这一番折腾,很快便在床中央睡着了。

祁同伟穿着一直放在高育良家的他的地主老财式睡衣,蹑手蹑脚地上了床,轻轻躺在迷你高育良旁边。

祁同伟撑着脑袋侧躺着看着高育良,脑袋里胡思乱想着。

他伸出手来小心翼翼地比划了一下。

变小的老师还没有我的手掌长。

变小的老师太可爱了。

变小的头毛、变小的手、变小的鼻子……

咳咳,变小的……

祁同伟猛地摇摇头,把这想法甩出脑袋,快睡快睡。

 

第二天一早,高育良是被震耳欲聋的手机闹铃声闹醒的。

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睡在一边的祁同伟跳起来扑向床头柜上的手机想摁掉闹钟,“砰”地一声撞翻了台灯摔下了床。

高育良抚了抚额,熟悉又新鲜的一天开始了。

 

祁同伟把鸡蛋和面包碾成细碎的粉末状,把高育良小心地托在手掌里送到碗碟边上,又给高育良拿牙签削了两根筷子。

祁同伟跟看起来没有影响胃口的高育良打商量,“老师,今天去省厅,您坐我衬衣口袋里好不好?”

高育良想了想,点头答应。呆在祁同伟的公文包里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选择。

 

省厅的小姑娘们觉得今天的厅长出奇的温柔。她们和厅长打招呼的时候,厅长回答的声音特别轻柔,脸上还带着压抑不住的笑容。

花花终于要提副省了,小姑娘们纷纷猜测。

 

一到办公室,祁同伟就锁好门。

高育良扒着祁同伟衬衣口袋的边沿探出脑袋来,左右看看,办公室里没有别人,于是从脚边捞起他的小喇叭。

“同伟,把我放桌上。”

祁同伟答应着把老师放到他的办公桌上,开始找老师能躲在哪儿比较舒服,毕竟厅长办公室每天人来人往的,得找个他能时刻看得见的,又隐蔽又安全的地方。

想了半天,祁同伟提议让高育良躲在桌上台历的三角形的洞里,又给高育良叠了个纸沙发。高育良试了试,满意地钻进去了。

 

程度今天来向厅长坦白他又出了什么乱子的时候,本以为要迎来一顿劈头盖脸的痛骂,却没想到厅长一挥手准备拍桌,猛地顿住,然后轻轻落下,摆出十分凶狠的表情,捏着嗓子细声细气地训了他一顿。

程度觉得厅长哪里坏掉了。


到中午了,祁同伟决定带着老师出去遛个弯呼吸新鲜空气。

刚把高育良放进口袋,正好侯亮平来找老学长要个证人,一推门,撞了个正着。

侯亮平大惊失色,指着祁同伟,手指抖得筛子一样,“老学长,你口袋上的这该不会是……”

祁同伟条件反射地双手捂住衬衣口袋,又反应过来怕影响高育良呼吸,左右看看无人,放下手叉着腰凶学弟,“不许看!猴子你再说我可拔枪了啊!”

衬衣口袋里只露出一个脑袋的高育良非常淡定地扒在口袋边上看着这俩师兄弟,抄起喇叭。

“安静。”

俩人同时噤声。

“亮平啊,是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昨晚上突然变小了。”

侯亮平瞪大眼。

“有你学长照顾着,你放心,没事,我慢慢来想办法。”

侯亮平痛心疾首,“学长怎么照顾得好您,您应该早点告诉我……”

高育良抬头撇了祁同伟一眼,“他照顾得很好。”

祁同伟面上努力保持着凶凶的表情,心里乐开了花。

“祁同伟你心跳不要突然跳这么快,我震得慌。”

 

一天结束,祁同伟揣着高育良下班回省委大院。

高育良照例去看他的花花草草们。

祁同伟就听着口袋里老师从小喇叭发出的指令来来回回地浇水剪枝。

“这株月季要剪掉这个枝。”

“这盆剪这个,哎呀,这个,不不不!!……不是你刚刚剪掉的这个……”

祁同伟拿着修枝剪子,眨着大眼睛,有点慌。

“老师您手指头太小了,我看不清指哪儿。”

高育良举着喇叭一脸淡定,心里想着明天一定把这家伙丢进老干部大学园艺班。

 

然而这个想法没实现。

第二天一觉醒来,高育良连同眼镜一起,变回了正常大小。

祁同伟向老师道恭喜,心里却有些可惜。

变小的老师太可爱了。

 


-END-



舔 (¯﹃¯)

后7p gif

via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242209/

记者:您跟胡静老师牵着手走过来,是特意设计的小环节吗

许:没有啊,她站我身边,我就特别下意识地牵着她手过来。

记者:但是网友都说祁琴终于秀了个恩爱,很开心

许:【hhhhh(p1)】

我倒没这么想,因为演员拍戏的时候相处得特别特别融洽。因为胡静也是一个特别好的演员,我们在剧组很开心。她今晚穿了一个高跟鞋不好下来,走路都走不稳,所以呢,女孩子身边应该有先生来陪伴着,每一个男士都应该,今天呢我们这个人民的名义大团体里面,她一位,

【应该在我身边的就这么一位,所以我一定要拉着她的手,祁同伟不拉谁拉呢?(p2)】


via http://www.miaopai.com/show/uA0XP3ZtMM~Dq754aXco2uGyqFpqUmn9.htm


p3、4,红毯

via http://www.miaopai.com/show/9JUQO5jE3Tt1lxfnkzJBDWr1FIx43kfS.htm


p5,领奖

via http://p.weibo.com/show/channerWbH5/1034:16c8a2b7b249a70a035910deac24b73b

嗑到迷幻,非常想他

前4p gif